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月博客

志坚似碧 心芳如兰 淡薄名利 清廉人生 待人敞浩浩江海 处世挟融融东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不该出生的女孩儿  

2008-03-27 11:20:50|  分类: 校园组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3年深秋的一天,我同每天一样,下了晚自习,在办公室处理完当天的公务,躺在办公室兼卧室的单人床上进入了梦乡…..

突然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我打开灯,一看时钟,午夜11.45分,谁这么晚给我来电话?我一边嘟哝,一边披上衣服去接电话。

“校长,都快12点了,三年一班的袁微还没有归宿,怎么办?”电话彼端响起舍务刘老师的声音。“有没有什么眉目?”我焦急地问。“我这里没有她的资料,你问问班主任老师?”

我马上接通班主任钟老师的电话。钟老师回答不知道,我从钟老师处找到几个平时同袁微走得比较近的同学的电话号码。

夜半三更,我真不好意思打扰酣睡的学生和家长,但是一份责任的驱使,我不得不厚着脸皮一次次将电话打过去,终于在一个学生处知道了一点消息:袁微想自杀!原因是失恋。

我的天,这怎么了得?我当了这些年校长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。我马上组织人力四处寻找,诺大的城镇,三更时分想找一个人真如同大海捞针……

就在多人的寻找盼望中,东方露出了鱼肚白,天渐渐地亮了,三年一班的班主任钟老师和几个同学早早来到学校,袁微的同桌将一封遗书放到我的办公桌上。我展开折叠得十分精致的一张纸,一行行娟秀的小字出现在我眼前:

亲爱的妈妈:

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您了,请您不要悲伤,不要找我。我辜负了您的希望。我知道您对我好,为了我您受了不少委屈,我不能再给您找麻烦了。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多余的。我再也不用您为我操心了。妈妈,你好好地照顾弟弟,让他好好读书,将来供他上大学。妈妈你不要因为我跟爸爸吵架,你们好好地过日子,妈妈,你能原谅女儿的不孝吗?

您的女儿微微绝笔

看了这份遗书,我不禁悲从中来,一个怎样的女孩儿,经历了怎样的不幸。我向班主任了解情况。钟老师向我简单地介绍了袁微的情况:她的父母不知什么原因经常吵架,她的父亲对袁微特别不好,告诉她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,就不让她读书了。前些天,她同本班的一个体育生早恋,老师发现后,分别找他们谈了话,让他们在中考前夕把握好分寸。在这种情况下,男孩子提出分手,袁微不同意,以死相要挟,今夜又做出卤莽的决定。我想:解铃还需系铃人,我先找那个男孩谈谈。

太阳刚刚升起,操场上已出现运动队晨练晃动的身影,我找到那个叫李伟的男生,向她了解情况。

他含着眼泪告诉我:“校长:你不知道袁微有多苦,她在家里好象是多余的,她爸爸对她一点都不好,不让她上学,不给她一点钱。因为这,她妈妈总和她爸吵架,她上学的费用有的是您给免的,其余的都是她妈背着她爸偷着给点……”“听说你们俩谈恋爱,不知是怎么个情况?”我问。“到这时候我也不瞒您了,我很同情她,所以我俩很要好。前些日子,老师找我谈关于正确对待早恋问题,我也反复想过,我们年龄都不大。我学习不好,而她学习不错,不能因为我影响她的学习和前途,所以我和她提出分手。”“你知道吗,袁微一宿没回宿舍,现在下落不明,有的同学说她要自杀?你能想想办法找到她吗?”“校长,你等着,兴许我能找到她!”话音刚落,李伟和另一个男生已跑出校门…..

转眼,上课的铃声响了,在师生们焦急的等待中,李伟等人气喘吁吁地跑进我办公室:“校长,找到了!”“人呢?”“在学校西墙边站着,不肯进来,我让同学看着呢。”“你们都回去上课吧,袁微的事我来处理。”

在校门的西墙外,我看见在秋风里瑟瑟发抖的袁微,圆圆的小脸儿泛着青紫色,我马上脱下身上的西服给她披上,拉着她的手说:“走,跟我回学校!”

回到办公室,我让她在沙发上坐下,给她倒了杯热水,看着她慢慢地喝下去。然后我小声地问:“袁微,能告诉老师,昨天晚上一宿都在哪?”她缓缓地抬起头,战战兢兢地看着我:“我在五彩山脚下的大桥底下。”我知道,那个地方白天是个风景秀丽的景观,但到了晚上,那里却成了盗贼经常出没的地方,是什么原因使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有如此的胆量?

我说:“你的情况我基本了解,我看了你的遗书,我同你的班主任和李伟谈过,你为什么因为一丁点小事就想不开?”袁微沉默了半天才开口:“校长,从我小时侯爸妈就因为我吵架,我和妈妈常被爸爸打得浑身是伤,爸爸不让我上学,是妈妈硬顶着让我上学的,因为这,妈妈没少挨打。我觉得我在家里是多余的,我不愿回家,我怕爸妈因为我吵架。在那个家里我感觉没有一点温暖。”“那你和李伟的事?”“班主任老师找我谈了,李伟也说怕影响我学习,要和我分手,我感觉在这个世界上,再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了,我活着给人家是个负担,不如死了好!”“你没觉得,你母亲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多么不容易?你马上中考了,无论考上重点或者普通高中,都可以努力,争取考上大学,高中花不了多少钱,大学还可以勤工俭学。再艰难,路总是有的。”

接着我给她讲了我的学生张丽如何在逆境中奋起考上大学的故事。我说:“你比张丽好多了,你还有一个母亲在支持你,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,你的妈妈怎么活?再说,你的年龄还小,不适合早恋,等将来你考上大学,再交朋友多好哇?你难道还要走你妈妈的路,辛苦恣睢地生活一辈子吗?……”

听了我的话,袁微抬起头向我表示:“校长,我听您的,再不做蠢事了,我一定努力学习,争取考上高中!”

我打电话告诉食堂做两碗面条送来。我们师生又推心置腹地谈了一会儿。一起吃完炊事员送来的面条后,我让她回班级上课去了。

间操时间,袁微的妈妈听到消息,风尘仆仆地赶来了,一个四十岁左右瘦骨嶙峋的高个女人,一看见我,泪水就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我把她让进办公室,请她坐下,急忙安慰她“别着急,不用担心,孩子找到了,已经回班级上课了。”她焦急的神色才有些缓解。

我把袁微的情况向她做了介绍,然后拿出女儿写给她的遗书。她颤抖着双手读完遗书,已经泣不成声,连声说:“怨我呀,怨我呀,都是我造的孽!……”我走到她身边,轻声地安慰她:“别哭了,究竟是怎么回事?让孩子因为一点小事就想轻生,如果不找出根源所在,以后难免还会出问题?”慢慢地,袁微的妈妈停止了哭泣,娓娓向我道来她的不幸身世。

大约在十七年前,由于自己的不检点,失身于一个有家庭的男人,成了那个男人的二奶。一年以后,被那个男人的妻子发现,将她赶了出来,怀有身孕的她无处立足,回娘家哥哥又不容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她只好又去找那个男人,可那个男人竟把她当礼物送给了自己的弟弟袁世杰。

为了有碗饭吃,为了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合法出生,这个苦命的女人只好认命,和袁世杰登记结了婚。袁世杰三十多岁打光棍儿,好容易才说上媳妇,袁微出生时也就没计较什么。

就这样,比较平稳地过了一段日子。五年以后,随着儿子的降生,生活负担重起来,家里就没有好日子过了,遭罪的首先是小小的袁微。

从此以后,小微微就成了袁世杰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非打即骂。妈妈为了护着女儿,也常常遭来一顿毒打。

为了让孩子不受委屈,远离家庭暴力,母亲把女儿送到离家三十里外的我们学校读书。

听了袁微妈妈的故事,我不紧要为女人含冤,为什么男人犯了错误就可以原谅,女人一次的错误,就必须背负一辈子的罪孽,甚至下一代也跟着遭罪?哎!没有文化的女人,你是个弱者!女人,你就不应该犯错!

当三年一班的班主任把袁微带进我办公室的时候,母女俩抱头痛哭,我和钟老师悄悄地走出办公室,把空间留给苦命的母女俩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