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月博客

志坚似碧 心芳如兰 淡薄名利 清廉人生 待人敞浩浩江海 处世挟融融东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七个娃(二)  

2008-07-09 19:34:28|  分类: 岁月如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2003年秋,因我的故乡之行,见到了一些初中同学,写下了《寻找尘封的记忆》,小学到中学一直同我要好的秉芳已经过世。还有一个好朋友“兴娃”曹云却没有联系到。
遗憾之余,我找到老家的金森、倪桂芝让他们设法联系曹云
十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,我正在学校里检查住宿生的晚自习情况,突然手机响了,是个外省的号码,是谁这么晚给我打电话?我按下接听键,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:“我是曹云,你是九月吗?”我激动地喊着:“我是九月,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长春!倪桂芝给了我你的手机号,我试试真打通了!“怎么你的声音怎么变了?”我问。“你忘了我们小时候一起学吸烟的事?”“怎么,你还没有戒掉?看把嗓子都吸坏了?”象过去一样,说话没有遮拦,我埋怨到。
我俩一聊就是一个来小时,还是意犹未尽,我说:“干脆,你来或者我去,我看还是你来方便些,我这里走不开。”“好的,两天以后见。”
两天以后,我们约在县城见面,我早早地定下聚会地点,并约了其他几位联系上见过面还有没见过面的同学。
当曹云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一眼就认出了她,虽然已经到了天命之年,但曹云风采依旧,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身材没变,体形没变,变的是声音、是气质、是神韵,她紧紧地盯着我看,同时也在打量我,一边摇着头,一边念叨:“变了,变了,你怎么长这么高了,也胖了?”“三十三年,都成了老太婆了,怎么能不变哪?”望着儿时的伙伴,泪水顿时盈满了双眼,我们不由自主地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我们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同班,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我们一起演《七个娃》,一起演《八大员》,在一个课堂里读书,在一个田间劳动,在一个舞台上演出,下乡劳动或演出,我们俩都是铺挨铺,肩并肩,我们俩有一个共同的好友——已故的秉芳。文大中我们俩又都是“黑帮崽子”,她陪我“逃难”;我陪她“流泪”可谓是患难与共、同病相连,没想到,在有生之年,我们还能见面?这真是天意,这是上天给予我们的厚爱。
趁其他同学没有到来之际,我们俩聊起了各自别后的情况。
曹云毕业后,曾经修理过钟表,也曾经在公社文艺队学会了拉二胡。由于家庭的阻挠,她告别了自己的初恋,远嫁长春。婚后,有了儿子后,又开始了第二次创业,开始时在街道居委会做一名普通工作人员。在她不懈地努力下,现在当选为社区书记,还是市人大代表呢。家庭虽不算太富裕,但也过得去。儿子长大了,大学毕业在长春工作,一切比较顺利。婚姻生活也比较平静,有一个爱她的丈夫,弥补了她心中曾经的那份失落……
没等我说完自己的情况,其他几个同学已陆续到齐,我一个一个地数着:金森、肖羽飞、春生、国杰、玉侠、李华,都来了,我想见的《七个娃》有一个永远见不到了,那四个中有两个已经联系到了?
据说“桂娃”远在长白山,没有联系方式,不能来;“喜娃”不知道在哪里,也没有联系上,可已经联系上的“狗娃”“红娃”应该来呀?
我从国杰处要来“红娃”的手机号,拨过去,显示暂时无法接通。我埋怨国杰没有通知明白,国杰辩解说:“他是不想来,所以开车去了远处”,玉霞接着说:“给人家打工那么随便吗?”我一想可也是。
我把电话打到“狗娃”郑成的家,他的妻子接了电话,一听我是九月,他妻子说:“郑成已经坐火车去了,也快到了,他没少念叨你,说你是他小学的同桌……”
小学时,郑成是个小个子的机灵鬼,他和也同样个小的我是同桌,学习上我们较劲儿比,比成绩的高低,比发言的次数,我是中队长兼副班长,他是中队委。(班长是已经去世的“牛娃”孙杰),他常常不服气我的成绩比他高,不服气老师比较的喜欢我,所以把桌子划出一条界限,告戒我,不准过界。
上中学后,我们虽然不在一个班,但是,我们是一个文艺队的,排节目、演出经常在一起。
大约半个小时,郑成来了,还是那张黝黑的脸膛,那双灵动的眼睛,个子虽然不高,但很壮实,岁月没有给他的脸写满核桃纹,但却刮走他的一头浓发,稀疏的头发就是他奔波的写照。
我让他坐在我身旁,笑着说:“来,老同学,咱俩再同桌一回?”,郑成高兴地坐在我身边。席间,我趁着大家推杯换盏的当儿,了解了他这些年的经历。
毕业后,郑成在家乡四方城供销社找到了工作,工作勤勉努力,多次被评为优秀工作者,后来经人介绍,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中学的语文教师,夫妻俩相敬如宾,小日子红红火火,妻子又给他生了个儿子,一家人和和美美,甜甜蜜蜜。
前些年,供销社改制,他被迫下岗,为了生活他摆起了布摊儿,可是,小地方,诚实的他,自己要做上买卖头脑反而不灵光了。一看买卖做不下去了,他就撤了摊儿。他的妻子也恰在这时生病了,妻子虽然是教师,但是农村教师的公费医疗是没有保障的。为了给妻子治病,他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为了还上给妻子看病欠下的债,他竟然蹬起了三轮车,不论刮风下雨,还是酷暑严寒,他都在路上奔波着,夏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冬天一身霜雪,但他从不抱怨。一点点的,妻子的病好转,儿子也考入军校。
现在,家里也住上了楼房(妻子单位集资盖的),不算大,但很温馨。他把小家收拾出来,他和妻子做起了代理家长,不但管理了远离父母的孩子,而且还有一份收益,他时不时的还出去蹬几次,多少挣点外快,贴补家用。现在儿子也毕业了,分到驻军某部当了一名小军官。
经过了磨难,我的老同学也算从苦难中闯过来了,我举起酒杯,和郑成单打一杯,我们高高地举起满满的一杯啤酒,在大家的注视下,一饮而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