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月博客

志坚似碧 心芳如兰 淡薄名利 清廉人生 待人敞浩浩江海 处世挟融融东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情不等于爱情  

2007-12-15 19:10:23|  分类: 岁月如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一个善良女人的命运

命运的选择往往在瞬间,人生之路的选择往往在一念。晓轩就在瞬间和一念中给自己选择了一条坎坷的婚姻之路。

前段时间,我去故乡给姐姐过生日,特地去农贸市场买点土特产。不经意间,走进了过去常常进出的晓轩发廊,因为这里是我十几年来每月至少光顾一次的地方,更因为这里有个年轻、漂亮的女老板。

可是,另我失望的是,晓轩发廊换了牌匾,上面赫然写着|“雅轩化妆品专卖店”,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打理店面,当我打听晓轩的去向时,女店长叹了一口气:“晓轩不理发了,她在修理钟表,方便照顾她那瘫痪的丈夫。”“什么?她丈夫瘫痪了?什么时间的事?”“已经一年多了。”“她丈夫得了脑血栓,差点没死了,是晓轩顷尽所有救活了他,好心的晓轩,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枷锁套上了,这不,她把发廊租给了我。自己在她家原来那个临街的房子里边修表边照顾她丈夫。”

听着店长的话,我心里沉甸甸的,我为她的不幸惋惜,我又为她的善良而感动。一个喜欢美发,开了十几年理发店技艺高超的美发师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呢?我知道她是由衷地喜欢美发这职业的。

回来的路上,我的心一直平静不下来,晓轩那凄美的容貌反反复复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我认识晓轩已经很多年了,已经记不清哪一年的冬天,我第一次试探着走进她的“晓轩理发店”,一股暖流顿时向扑来。

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屋,整洁干净,暖意融融。年轻、漂亮的女老板热情地招呼我。她个子虽然不高,但身材纤细婀娜,大大的眼睛,白净娇嫩的脸微微透着粉红,听人家说,这叫桃花粉面,乌黑的长发随意在脑后梳了个髻(那是结婚了的象征)。

和屋子里的气氛不协调的是,靠近店面玻璃窗前,煞风景地一个钟表摊摆在那里,摊子里凳子上坐着一个目光炯炯的年轻男人,他不时注视窗外,不时看看忙碌的女主人。更另人触目惊心的是,一付双拐放在钟表摊边的柜台上……

我说明来意,女主人言称认识我,并愿意我设计一个适合的发型,就这样,我和晓轩认识了,她设计的发型我至今没有改变过。

和晓轩深入交往还是2002年8月末一个周日,我打算在新学期到来之前轻装上阵,所以特意去了已经变成“晓轩发廊”的理发店理发。

店面就晓轩一个人,经常坐在店里边修理钟表边注视他的残疾男人不见了。我问:“怎么?你丈夫出去了?”“可出去了,被别人请去喝酒了。平时总在店里看着我,他每出去一次,我能高兴一阵儿。”

听着晓轩的话,我心凄然,平时只听到关于她不幸婚姻的传说,没有深入地了解,今天见她提起话题,我同情心大起: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听说你们是自由恋爱结的婚?”

“大姐,咱俩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,我也不怕你笑话,怨我自己呀,哪里有什么爱情,都是因为我同情他的结果。后悔药哪里去买?” 晓轩一边给我洗头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,我在镜子里看到她鼻涕一把,泪一把的样子,转过身来,安慰她,她抽噎了一会儿,推拒了来理发的人,一边帮我做头发,一边和我聊起她的故事。

晓轩和孙伟是在职业高中学习时认识的,晓轩学的是美容美发,孙伟学的是钟表修理。同校不同班。两个人在那所学校里都是“知名人士”,晓轩是因为漂亮出了名,孙伟因为是那个学校唯一的残疾人而倍受大家的关注(孙伟小时侯因为小儿麻脾而双腿残疾,平时走路要拄双拐)。

悲剧是因为拄双拐的残疾青年看中了校花晓轩,身残心不残的孙伟向晓轩频频地展开了追求攻势。当时的晓轩是学校里的佼佼者,她对其他追求她的异性不屑一顾,而对拄双拐走路的晓轩大发慈悲,不忍拒绝,和其当普通朋友交往,时间长了,就摆脱不了了。她理不清是同情还是爱情:“如果我当时不嫁给他,他会去死。也怪我心软,觉得他真可怜的,我觉得自己挺伟大,听不进父母和亲友的劝告,一念之间就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。真是鬼迷心窍。”晓轩凄然地说。

毕业后,晓轩不顾父母断绝关系的威胁,毅然和孙伟组织了家庭。后来他们生了个男孩儿,孙伟修表,晓轩理发,因有《残疾人证书》,一切费用免交,加上两个人的聪明、勤劳,所以他们的收入可观,小日子过得也不错。

但是,至从他们结婚以后,晓轩就失去了人身自由,孙伟不准她和男人多说话,不准她离开家(理发店),即使去买衣服,孙伟也拄着双拐在身后跟着,如果和哪个男人多说几句话或开几句玩笑,晚上就会遭到一顿毒打,有时候被打得遍体鳞伤时,还要在顾客面前强颜欢笑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,一晃就过去了14年。儿子也在这个不十分健康的家庭中长大了,马上就要上中学了。

虽然家庭暴力逐渐减少,但孙伟对妻子的看管一丝也没有放松,他时刻担心漂亮的晓轩会红杏出墙。为了万无一失,他不分白天黑夜把妻子的活动空间限制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……

“大姐,你说我该怎么办?我才34岁呀?当时我不就是走错了一步吗,一时心软,就答应了他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我整天像个犯人似的,守在牢笼里,我憋屈得都快发疯了。”泪水又一次顺着她那美丽的脸上流下来。

“如果是这样,你应该选择离婚!”我说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
“我刚结婚就后悔了,当时就想离婚,可是我哪里离得出去呀,我要是离婚了,他得把我父母和弟弟姐姐都杀了,我和他过了这么多年,他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?我知道他一定做得出来。”

“离婚你担心家人安全,不离婚你还感觉痛苦,真是个难题?”我思考着。“大姐,说实在话,我不想活了,死了一了百了,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?”晓轩停下手里的活,全身颤抖着。

我站起来,扶她在沙发上坐下,安慰到:“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孩子想想,你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儿子怎么办?”她抬起泪眼,恳求地看着我说:“那我该咋办哪?”

看到她那求助的目光,看到她那哭肿的泪眼,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,我扶着她抽搐的双肩:“维持现状,等孩子长大再说。这是我给你的建议。”她含泪感激地点点头。

理完头发,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。临走前,我一再嘱咐:“你儿子马上上中学了,他需要你这个母亲,有什么困难马上来找我。千万别想不开,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就这样,我每个月照常去理发,赶上没人时,晓轩偷偷和我说说心里话。我也经常过问她儿子的学习情况和心里健康情况,不时和班主任讨论一次教育方法,安排她的儿子和住宿生一起每天晚上上晚自习,并和孙伟谈妥每天晚上让她和另一位家长(女的)一起来学校接孩子回家,给她创造点放风时间。

2004年4月,当我退居二线的消息公布之后,晓轩和好多家长找到我,他们要以到教育局*的形式来挽留我。我一再强调是我自己申请的,苦口婆心地劝了好久,把其他家长劝走后,晓轩怎么也不愿离开我的办公室,直至我保证她孩子的事我会管到底,晓轩才和她同来的家长悻悻离去。

2004年7月12日,晓轩打通了我沈阳家里的电话,告诉我孩子只考上普通高中,他们就想让儿子上重点高中:“您知道孩子就是我的命呀,为了他我也受尽了委屈,多少钱我都舍得,您帮帮我吧?”听到晓轩的哭诉,我的心又一阵酸痛。是呀,孩子是她的命根,她对孩子的期望值多高我怎不知道?所以我当即告诉告诉她这个忙一定尽全力帮。凭着过去的老关系,我终于帮她的儿子争取了一个自费名额。

一晃,已经过去了两年半,今天的发廊之行,不但勾起我很多回忆,更有另一种心酸在我心里发酵。

回到姐姐家,我向姐姐了解晓轩的情况,姐姐说:“那个女人命苦呀,好人没好命,赖汉娶花枝!”姐姐总结性地说了一句经典的俗语,并向我讲起我走后发生在晓轩身上的事。

原来,晓轩的儿子上了重点高中后,他们两个人还是像原来一样地做买卖,过日子。生活像一潭死水,了无情趣。

去年秋天,孙伟突然得了脑血栓,昏迷不醒。晓轩叫来急救车把他送进县医院的时候,孙伟已经奄奄一息。医生找到晓轩和孙伟的父母告之:即使救活也会瘫痪。征求他们的意见是否抢救时,晓轩一改往日的柔弱斩钉截铁地说:“医生你给我救,咱不缺钱!即使瘫痪了我也养着。”一个瞬间,晓轩又作出了一个选择,一个让医生和孙伟父母都放心的选择。

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,在众多资金的堆砌下,一个残疾的灵魂复活过来。已经瘫痪的孙伟终日躺在床上注视着年轻、漂亮的妻子忙里忙外。

现在,孙伟瘫痪在床,晓轩又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,她放弃了热爱的美容美发事业,拣起丈夫丢下的修理钟表摊子,一边照顾瘫痪的丈夫,一边修理钟表来维持家庭生计,供儿子上学。

晓轩又一次作出了选择,在人生的路上她选择了善良,选择了寂寞,选择了一条艰辛与坎坷的路,选择了在狭小的空间来演绎自己的生活。

今年,晓轩的儿子已经高三了,不知道上帝能不能帮帮这个可怜的女人,让她的儿子明年如愿地考上大学,也不知道上苍能不能给她这丝人生的曙光?(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主人公是化名.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